• <optgroup id="l2cjg"></optgroup>
  • <tbody id="l2cjg"><rt id="l2cjg"></rt></tbody>
    <legend id="l2cjg"><li id="l2cjg"><mark id="l2cjg"></mark></li></legend>

    <ol id="l2cjg"></ol>
  • 豬腳姜不!是!黑!暗!料!理!
    點擊數:722
    關鍵詞:

    豬腳姜的境遇,

    既像泰國的榴蓮,又像北京的豆汁。


    1.jpg


    當空氣中彌漫一種甜膩的醋味,

    愛的人,會惦記,會上癮;

    不愛的人,會討厭,會逃離。


    北方朋友來廣東逛吃逛吃,

    干蒸牛腩云吞面綠豆沙,統統點贊,

    唯獨在豬腳姜面前,一再猶豫。

    賣豬腳姜的老字號,

    大多在門口燒著兩三個瓦鍋。

    鍋身裹著一層黑漆漆的物質,

    鍋中紅黑色的黏稠物,咕咚咕咚冒著泡,

    仿佛一口活躍的微型火山,

    又像哈利波特世界里,

    一口不知道燉了什么的草藥鍋。


    豬腳姜的甜醋會因沸騰而溢出,沾滿瓦煲外,變成一種叫“糖質”的物體。


    豬腳姜里的豬蹄,

    聞起來酸得嗆鼻,

    外形像燒焦的紅燒肉,

    吃到嘴里卻甜中帶辣。

    這種外表和口味的錯位,

    讓許多北方朋友一試即棄,

    甚至把它列入“暗黑料理”。


    長得黑,就暗黑了?


    然而,老廣的人生巔峰時刻,

    往往離不開這鍋豬腳姜


    在廣東,

    女人生完孩子后一般要吃豬腳姜。

    問已婚女子什么時候要小孩,

    老廣習慣委婉地問:

    “幾時到你派姜醋?”

    探訪產婦和新生兒的活動,

    也常常叫做“吃姜醋”。

    甜醋香氣的包圍中,

    親朋好友一人端一碗姜醋,

    媽咪們介紹“湊仔經”,

    年輕沒結婚的也順便偷師,

    一起分享新生的喜悅。

    伴隨初生嬰兒入睡的,

    不僅有奶味,還有醋香。


    相傳豬腳姜的產生,

    是在明代初期,

    一戶人家婆媳不合,

    媳婦被休前腳剛出婆家,

    后腳就發現自己懷孕。

    丈夫心疼媳婦,

    每天帶豬腳和雞蛋給媳婦補身。

    南方天熱,豬腳易壞,

    丈夫就往里面加醋和姜來熬煮。


    最初的那碗豬腳姜,

    是用一個女子的辛酸來熬成的。


    如今,一鍋自制的豬腳姜,

    凝聚了家中長輩的綿長祝福。

    大肚婆臨產前的大半個月前,

    廣東阿媽就開始準備豬腳姜。

    預備材料的過程,非常繁瑣:

    姜得精選老姜,先焯水再烘干后切片;

    豬蹄得要用鑷子一根根拔毛,

    焯完熱水再過冷水,保證肉質嫩滑緊實。


    一個大肚子瓦煲,

    裝下七八斤黑醋、四五斤老姜、

    三四斤豬腳、十只八只雞蛋,

    每天小火熬制,一連好幾天。

    豬蹄油膩盡消,披上焦糖色,

    雞蛋變黑變硬,呈微裂狀態,

    姜中帶著醋味,醋中帶著姜味,

    一鍋愛心牌豬腳姜,就大功告成。


    有人喜歡入口即化的豬腳,補充鈣質;

    有人偏愛上色入味的老姜,驅寒驅風;

    有人主攻外脆里嫩的鐵蛋,養血補虛;

    有人獨愛那一口溫潤的姜醋,

    一股熱辣辣的甜酸,從喉嚨滑向肚腸,

    逼出寒氣濕氣,心情也為之振奮。


    豬腳姜豈止人間美味,

    還是女人的加油站。

    天氣轉涼,濕氣加重,

    深諳養生的阿媽會煮一鍋豬腳姜。

    自己吃豬腳的同時,

    還會舀一勺姜醋,

    送進年紀尚小的女兒嘴邊,

    念叨著“這好補的”。


    廣東阿媽的“養生觀”,

    從一口口豬腳姜中,

    一代代傳遞下去。


    失戀的時候,感冒的時候,

    陰雨連綿的時候,大姨媽的時候,

    吃上一碗豬腳姜,

    整個人又滿血復活。


    不要以為只有女生才吃豬腳姜,

    不少廣府男子也喜歡吃,

    光姜醋撈飯,就能吃下兩碗。

    有男生朋友每次吃豬腳姜,

    都會和怕長胖的女生說:

    “你們吃姜,我吃豬腳?!?/span>


    盡管街頭小攤常年有賣豬腳姜,

    但吃豬腳姜的最佳時節,

    還是濕漉漉的南方冬季。

    今年以來,

    廣州一再入冬失敗,

    究竟什么時候,

    才能痛快吃碗豬腳姜?